首頁» 北石化故事

創業,是慘絕人寰的經曆,必須涅磐重生 ——记2000届校友张晓红

 張曉紅,創易金服的創始人兼CEO,2000年畢業于我校信息工程學院計算機科學與技術系專業。27歲時,以拼命實幹出名的她就當上了光大銀行總行的處長。把厚厚的國際結算業務書翻爛、一入行就哭著喊著要寫核心代碼的計算機理工女,在光大銀行科技部軟件開發處、規劃處工作,後參與電子銀行部的籌建,負責指標、營銷、品牌、數據、體驗、風控等,在金融行業還封閉時力推開放平台、雲繳費,目前估值千億成爲光大銀行第一品牌……

  5年前,離開光大銀行的她只身創業,挑戰行業超高難度的鐵路金融服務。作爲創易金服的創始人兼CEO,聯合金融行業優秀機構服務于鐵路的5億注冊全年累計36億人次出行用戶、58萬家貨運企業,憑借實幹與專業精神,將金融服務深入到鐵路每一個空白領域,贏得鐵路贊譽和市場口碑,帶領公司勇敢追夢、砥砺前行。

光大银行的明星处长 从拼命工作到环游世界

我好像是個工作狂,每天從早上8點忙到晚上8點,感覺連多喝一口水都覺得對不起銀行,有時還會獨自在單位通宵加班。但那時候的我是開心,仿佛活在自己的世界裏,很少被周圍幹擾,就是想把認爲對企業有利的事情幹好。”談及在光大銀行的工作,張曉紅充滿自豪,“別人都說我很隨和,但是我後來發現其實我對工作要求特別高,總希望從我這裏交付的東西是免檢的。”

在光大銀行工作了15年,張曉紅幾乎把金融科技所有業務都做了一遍。她拼命實幹的精神,給領導和同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也使得年僅27歲的她便當上了總行處長,人力資源部的考核全票通過,並連續5年获评优秀。“ 我特别感恩光大银行对我的培养,在光大银行的经历让我密度成长,做什么都能勇往直前!”谈到光大银行,张晓红充满幸福。然而过分的辛劳透支着她的身体,2014年她因病住院,在医院整整躺了三个礼拜。这三个礼拜张晓红反思了很多:“一方面我发现自己生病都是家人在照顾,而我之前忙工作却没有照顾家人;另一方面我发现工作离开我也正常能运作,于是有了辞职修养的念头。”虽说是修养,但张晓红其实也没闲着,她一边环游世界,一边学习关于生活的东西。她去了美国、日本、澳洲、新西兰……考了瑜伽教练证、学了做西餐、上了咖啡课……

那一年,應該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年!我去看了世界,給了自己調整和充電的時間,最大的收獲是能夠靜下心來反思。如果我一直在職場中是很難靜下心來的”。結束了修養,希望90歲也能跳著華爾茲去上班的想法讓她萌生了創業的念頭。既然在哪裏都會玩命幹活兒,爲什麽不找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幹一件有意義、有意思的事呢!

創業,是慘絕人寰的經曆,必須涅磐重生

張曉紅的公司創易金服(北京)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于2016年8月18日,這一天也是光大銀行的生日。股份制銀行與鐵路合作的願望由來已久,只是作爲光大銀行這樣的中等規模銀行希望共贏的合作幾乎是沒有可能的,這種遺憾在張曉紅心中種下了種子。2017年初,一個偶然機會她了解到鐵路要招標金融行業(包含:銀行、基金、保險、證券、互金等)獨家服務商,于是她做了自己人生中最瘋狂的一次決定。她賣了自己的房子、抵押了家人的房子、投入了全部積蓄,中標了鐵路獨家金融服務商資質。那時候公司只有她和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那時候沒有人知道她們是否會成功、因爲包括工、農、中、建在內的金融機構與鐵路的合作都非常簡單且傳統。

每一個金融人都知道鐵路的價值,那是整個金融行業可望而不可即的場景。

每年8000億的建設投入、超過萬億的經營收入、36億人次通過鐵路出行、58萬家企業通過鐵路運輸各種貨品,有220萬名在編員工、4000家路內企業從事著交通運輸專業服務。在擬寫鐵路金融投標方案的那個深夜,張曉紅無法入眠,因爲鐵路的金融價值實在是太巨大了,遠遠沒有被挖掘出來,銀行的每一項業務都能與鐵路合作,這讓她興奮不已。然而,追夢是要付出代價的!褪去銀行總行處長的光環,最初創業的三年張曉紅經曆了人生的至暗時刻。“現在回想起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麽挺過來的,可能是堅持高要求,所以格外的艱難。如果把創業比作攀登珠穆朗瑪峰,那我一定是選擇了最爲陡峭的北坡。”而今回頭看來,張曉紅認爲有四方面的堅持增大了創業的難度:一是堅持全面完整,由于是與鐵路深入合作的第一個三年,不僅要深入一線專研鐵路場景特點,還要幫助鐵路完善産品、快速整合行業資源,更要盡快拓開市場,按時交齊每年上千萬的份子錢,工作量巨大;二是堅持獨立自主,由于不願意用概念畫餅套取投資人的錢,她自己投了種子輪和天使輪,執著的想憑借一己之力完成模式可行性驗證;三是堅持技術研發,在有了收入之後就投入基礎平台和系統建設,他們陸續拿到了國家高新技術企業、擁有了幾十個鐵路金融知識産權證明、通過了信息安全認證、質量認證等,而這些都是硬成本;四是堅持以人爲本,張曉紅給創業團隊和金融行業一樣的高工資,希望讓大家沒有後顧之憂的一起創業。

對此,張曉紅不無感慨的說:“做了企業才感覺市場真的很公平,無論用人還是做事,做對了市場就獎勵你,做錯了市場就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

創業是一場孤獨的旅程。

斷了自己後路的張曉紅,逼著自己前行。“擔心父母年歲大了承受不了,創業1年多我才敢跟父母說;創業後我再也沒辦法睡囫囵覺,經常會在夢中被嚇醒,感覺心髒突突跳得馬上就蹦出胸口了;自從創業後,我的銀行卡賬上就沒有超過1萬塊錢;我們的金融資源其實很豐富,然而創業前兩年,以公司爲主體是從銀行拿不到貸款的,真切體會到了小微企業的不容易。”創業四年,有很多同事、同學、朋友來了,又走了……大部分是因爲創業實在是太苦了,紛紛回到了大平台;小部分是覺得自己有能力,離開後試圖做同樣的事情,才知道這其中的艱難。人性在整個過程中彰顯著、呈現著,如果一直在銀行,她覺得很難有機會如此近距離參悟人心。

創業的過程是需要發現幸福的。

“說來滑稽,最早的幸福是我懷著阿Q精神自己找的,那就是和阿裏、騰訊、京東、華爲的創業曆程比慘,睡覺前、起床後、開車的路上,一遍一遍的聽音頻書籍,感覺這些優秀的企業家當年創業應該比現在的我難上100倍吧!比起羅永浩創業半夜嚇醒哇哇大哭,我有時甚至在竊喜自己的心髒足夠強大。”回首經曆過的磨難,如今的張曉紅早已能平靜對待,她覺得現在的每一天都比昨天更幸福一點,“每當克服重重困難做成了有價值的事情,鐵路和銀行的客戶就會給與我們積極的反饋,這是最爲幸福和充滿成就感的時刻。”

深耕産業互聯網,鐵路金融雙向賦能

作爲鐵路金融的服務夥伴,張曉紅和她的創易金服致力于推動雙向深度賦能,他們投標時是這麽向鐵路承諾的,四年來也是這麽堅忍不拔地餞行的。

零售業務版塊的首次突破是在2017年10月,張曉紅攜手鐵路和交通銀行,共同推出鐵路曆史上第一張聯名信用卡,這是中國銀行業聯名信用卡業務在鐵路領域從0到1的突破。

自此,鐵路憑借客運12306平台的5億注冊用戶,4000萬日活訪問量以及剔除了失信人員和限制高消費人員後的強實名認證,爲銀行帶來了海量且優質的客戶,銀行批核率甚至一度達到了54%到75%。同樣交通銀行也誠意滿滿,火車票5折優惠、卡權益涵蓋出行保險和貴賓廳等,以實際行動讓鐵路旅客感受到了惠民便民的貼心服務。此模式的核心就是把鐵路的流量、畫像和出行服務融入到金融機構客戶生命周期管理的全過程,四年來成功案例無數。除了客戶,張曉紅也在爲鐵路的220萬員工及家庭做好金融服務。

鐵路錢包是零售金融賦能鐵路的典型案例,除積極支持鐵路申請支付牌照外,張曉紅還將金融的支付、賬戶、結算、存/貸/彙體系全面植入鐵路客運服務場景,爲旅客在“門到門”的出行服務的每一個環節便享金融服務奠定了基礎。

在服務小微企業上,她更是攜手鐵路多個單位推出運費貸産品,將貨運企業在鐵路的數據作爲貸前、貸中、貸後的增信模型依據,幫助企業進行信用融資,緩解了鐵路貨運企業融資難和融資貴的問題。

如何更好的服務企業,參與與公路、港口的市場競爭是長期困擾鐵路貨運人的難題,除了一降再降運費費率好像沒有其他的方法。與場景深度融合的金融服務雖然訂制起來十分艱難,但切實貼合場景需求,在資金的助力下,很多貨運企業能夠提高30%-50%的運量,反哺鐵路貨運實現“貨運增量”的核心目標。爲煤炭交易中心訂制的物流貸、以鐵路爲核心企業的供應鏈金融都已經有了長足的進展,正在爲上下遊企業提供專屬金融服務。

鐵路賦能金融,金融賦能鐵路,這個看起來非常誘人的機遇爲何之前一直沒有機構能夠深入呢?對此張曉紅也給出了答案,那就是資源整合與跨界融合。資源整合非常難。鐵路資源非常豐富,相關企業衆多,需要以金融的視角將分散在鐵路各單位的資源加以整合,使産品和服務穩定且持續,才能提高行業對接時的服務效率,通常一個項目的推進需要經曆至少2年的時間,這個問題難倒了很多先行者。當然,銀行的整合也並不盡如人意,張曉紅目前會和銀行的六七個部門在合作,例如零售銀行部、信用卡部、數字金融部、私人銀行部、普惠金融部、公司業務部、貿易金融部等,不僅要實現服務體系的銜接,還要打破部門壁壘。張曉紅笑稱當年在光大銀行的時候真是沒想到後來會創業,早知道就到各個部門去輪崗了。

跨界融合更加難,因爲術業有專攻!鐵路的主營業務是交通運輸,除了關系國際民生的諸多大事外,鐵路車、機、工、電、量協同作業是他們每天最爲關心的問題,這些金融人是不了解的。銀行人時常挂在嘴邊的存、貸、彙、中間業務,鐵路人也是不知道的。張曉紅最初接洽項目時發現兩邊不在一個語言體系裏,經常扮演翻譯的角色。四年來,張曉紅和她的創易金服成了鐵路面向金融市場開放的橋梁和紐帶,不斷推動著雙方的理解和融合。

鐵路領導的一句話:“由于曉紅他們的存在,我們鐵路的市場化步伐加快了!”讓張曉紅感覺到這是對他們四年來全部努力最大的褒獎。

找對方向,長期堅持,做時間的朋友

張曉紅說她經常扪心自問,想要開創一番前人沒有做過或者沒有做成的事業,何德何能?這樣的靈魂拷問不斷的提醒著她和團隊。必須有股撸起袖子躬身入局的拚勁兒、必須有撞了南牆也不回頭的闖勁兒、必須有認准的事長期堅持的韌勁兒。

然而,這就足夠了嗎?不!“我們必須像海綿寶寶一樣快速學習更多的不同條線的金融知識,打通部門壁壘,力求融會貫通;我們駐點在客運站、貨運站看鐵路的交通和物流的運作體系,我們學習中歐班列、中亞班列的運行與協同模式。然而,這就足夠了嗎?不!創業是一場集體修行!”

做企業最玄妙的地方就在于永遠沒有人會告訴你標准答案,唯一能做的就是盡量不違反客觀規律,做自己認爲正確和有價值的事情。“我們堅信,方向正確、長期堅持、必有所成!”張曉紅如是說。